[中国教育报]大爱马刚


时间:2016-01-18 10:49 | 来源:[中国教育报] | 文章发布:谢文贞 | 点击:

大爱马刚

一位“农民工校长”和他的留守儿童学校

本报记者 李见新 通讯员 丁玺 谢文贞

 

为筹集办学经费,他隐姓埋名悄悄跑到工地上干活儿;他还组建了施工队,带领农民工四处打工。于是,他有了“农民工校长”的称谓。14年来,一边打工、一边办学,他资助1000多名贫困孩子和180多名孤儿圆了读书梦。

2015年12月30日,他因关爱留守儿童、创办留守儿童学校,当选“河南省道德模范”。先前,他曾获得“河南青年五四奖章”“周口市道德模范”等荣誉称号,还入选“感动周口人物”和“中国好人榜”。

他就是河南省项城市官会镇昌福学校校长马刚。

  倾情家乡办学

  昌福学校占地不大,大约20多亩,但布局合理、设施完善。教学楼、宿舍楼、办公楼一应俱全,置身校园内,随处可见花草树木。

  1月1日上午,寒冷的天气里透着暖意,记者见到马刚时,他正忙着张罗新年联欢会,他说:“每一个留守儿童都要有上台表演的机会,他们太需要关爱和自信心了。”

  眼前的马刚,服装素净,眼睛炯炯有神,背影中透着刚毅和从容。

面对记者,已过不惑之年的马刚谈及办学经历,感慨良多。12岁那年,他因家庭贫困,离家进了少林寺,12年苦练武术,获得3次全国冠军,并随武僧团出访过美国、泰国等10多个国家。2001年,正当事业蒸蒸日上时,马刚年迈的母亲身患重病,为尽孝道,他决定离港返乡。

回家的那段时间,马刚注意到一件事情:一些留守儿童跟着爷爷奶奶生活,常年得不到父母的疼爱,一些孩子还因为家贫而辍学。回想起自己的成长经历,马刚深知农家孩子没有知识的苦处,他决心用自己多年的积蓄筹办留守儿童学校。

马刚的这一决定,让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很大转变。离开香港前,曾有人以30万元的年薪,聘他做私人保镖。可是,为了家乡的留守儿童,这个性情汉子没有犹豫,打电话婉拒了。直到香港的朋友赶来探望,才知道马刚拒绝的真正原因——他在老家办了一所学校。从此,这所位于偏远乡村的民办学校成了附近十里八村留守儿童、贫困孤儿的家园。

学生眼中的慈父

  昌福学校现有700多名学生,全部是留守儿童。走进学校食堂,100多名家庭贫困的学生和孤儿,在这里免费吃饭。

“没钱上学我不收学费,没钱吃饭我不收饭钱,只要争气,哪个孩子都废不了。”这可不是一个轻松的承诺。马刚言出必行,用大爱让众多孤儿、贫困生走进了校园,安下了新家。仅这两年,马刚就免费收养了50多名这样的贫困学生。

在校园里,记者见到了年龄最小的一个孩子,叫王克富,今年6岁。他的父亲因病去世,在王克富2岁时,母亲又离家出走,从此他和爷爷相依为命。小克富告诉记者:“在这里,老师待我非常好,我会听老师和爷爷的话,努力学习,长大了好好报答他们。”质朴的童音诠释着世上最纯洁的真情。

在昌福学校,像这样的孩子有很多。因为学校有一些孤儿,很多次马刚带着他们上演“小蝌蚪找妈妈”的故事。印象最深的一次,是吴倩找妈妈。吴倩一岁时,她祖籍四川的母亲回老家后再没回来。父亲常年在外边打工、边寻找母亲,根本无法顾及吴倩,她便和年迈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。然而,找到母亲,是她一直的梦想。了解到这一情况后,马刚决定帮吴倩实现愿望。凭借简单的线索,2012年春季的一天,马刚带着吴倩坐上了去四川的火车。“一路上马爸爸总是把好吃的留给我,他自己吃泡面。”在吴倩看来,她更愿意把马刚看作自己的亲人。至今,她身上还穿着马刚买来的冬装。

这样特殊的寻亲历程,多年来马刚经历了无数次。早在2012年,他就发起了为40多名孤儿找妈妈的爱心活动,每一次寻亲都让他和孩子们刻骨铭心。

打工补贴学校

不仅让孩子们生活好,还要让他们学习好。马刚说:“我收留了这些孩子,就要对他们负责,以后还要资助他们上高中、读大学,培养他们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。”在马刚的资助下,目前已有40多名孤儿和贫困学生进入大学深造,有的已经毕业工作。

近年来,由于善款投入多、每月开销大,资金短缺等制约着学校发展。教职工工资每月需要几万元,学校场地租金每学期需要几万元;40多名孤儿、特困生免费上学、食宿,每月开支也很大,要想正常维持教学就要多补贴几十万元。

为了学校和孩子,马刚四处奔波想办法挣钱垫付学校费用。他组建了施工队伍,带头到各大工地,请求老板给活儿干,不管多脏多累,他都会接受。为了多挣点钱,他和工人们一起扛水泥、运材料、提灰桶、爬脚手架……实在累了,就躺在沙土堆上打个盹。这些年,马刚就是靠打零工维持学校的开支和贫困孤儿的生活费。挣到钱后,他立即脱掉又脏又破的工作服,把脸洗干净,买回孩子们所需的物品,回到学校,满脸笑容地走进孩子当中。当孩子们问起时,他却告诉孩子们他在外地做生意。

就这样,马刚在“农民工”和“校长”的角色中不停转换,十多年如一日,他一直坚持着。问起他苦不苦,马刚说,自己就是一个农民工,农民工不谈苦不苦,这些年已经习惯了,“只要还有一点力量,我都会咬牙坚持下去,能走多远走多远,自己辛苦点没啥,只要孩子不苦,我就觉得值”。

文章搜索

周口名校

   

网站链接